新华会计网论坛会计人生[感受文字] → 聪明的徐翔和不聪明的泽熙


  共有1200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

主题:聪明的徐翔和不聪明的泽熙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duanbo333
  1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管理员 帖子:1958 积分:5608 威望:0 精华:1 注册:2007-8-20 17:03:00
聪明的徐翔和不聪明的泽熙  发帖心情 Post By:2015-11-30 10:31:00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聪明的徐翔和不聪明的泽熙

                                                                (2015-11-30 07:04:37)
      徐翔被查已经沉淀了一段时间了,作为中国资本市场发展历程中的一个时代符号,徐翔作为话题人物是不会沉寂的,而他能够作为持续话题的核心,既不是少年有成,也不是真人亮相后把阿玛尼穿成白大褂,他成为现象,抓人眼球的,其实就是超额利润,人们津津乐道于此,却少有人意识到,成也萧何败也萧何,中国一向不乏相信超额利润神话的人群基础,徐翔,以及另外一个被一直追捧的传奇人物股票做手杰西·利弗莫尔,再加上几年前早逝的一位缠论作者,都成为不少人心目中的学习对象,他们的共性是在获取超额利润的能力上无一不神,但结局都是悲剧性的,追捧膜拜者只看到他们拿到超额利润能力的那一面,以为自己一定是只会取其优而定能避其邪的那一类,却不多想一下凡事都有因果,超额利润是极不可靠的,你可以追逐太阳,只是应该想到当你拥抱它时,也正是自己被灼烤到无影之际,好运不会只青睐你一个人的!
 
      凡事都有一定的规律,许多小学数学就能搞清楚的问题,在进入股市之后,就全都晕头转向了,上至大学教授,博士导师,下至一般市井百姓,都会在无数个传闻和各类神话中胡话传胡话,越说越玄,继而忘却最基本的道理,对超额利润的笃信和追求无以复加,最后走下来赢者寥寥不说,更多的人难以避免亏损的宿命;中短期的超额利润是有的,长期的超额利润是不存在的,这在成熟市场是一个公理,因为复利的魔力告诉我们,如果有那将是非常可怕的事情。在这里,什么是超额利润,什么是短期、中期和长期,怎么定义,都是问题,我想我个人拿出的数据可能不足以服众,只能说,这个世界上被公认的股神所达到的境界,相关数据是可以参考的,还有世界各大公募私募基金的长期年平均回报率等等,都是很有权威性的数据, 这些均是智慧顶尖区域的成果,也是各国市场长期实践下,杂合了多种内外因素之后的结果,要长期超越难度巨大;相对而言,超额利润是有的,但只在两种情况下,一种是发展中国家的初级市场,从不成熟向成熟市场过渡时期,这个是阶段性的,而且市场规模还不能太小;另一种是在成熟市场中的机会,那就是个别公司有可能超常规发展, 为那些长期并且集中持有的投资者创造超额利润,但这种超额,是靠长期和集中持有来实现的,它一直存在,但因此获得超额收益者微乎其微,因为一个主动投资者是不可能如此消极的对待他的投资活动的,但是,偏偏奇迹就是在惰性中产生的,这也是复利的神奇所在。
 
      迄今为止,中国的股市神话,几乎都是拜市场的不成熟,制度变迁孕育的机会所赐,它带来货真价实的超额利润,具体表现在多个方面。从建立市场至今,中国股市可以说是世界上最安全的资本市场,是长期投资者最好的朋友,因为中国没有退市,也没有公司做烂了股票一文不名的问题,无数财富正是由这种做烂了卖壳,然后股价暴涨的反投资逻辑路径里成长出来的。随便一家公司,只要不是大盘“蓝筹股”,只要上市之初买入就一直持有不动,走到今天,凡是能坚持7年以上的,远远跑赢指数的是大多数,跑赢茅台的也并不稀奇,中小板里比比皆是;选对了公司并能持有时间更长的,跑赢徐翔和后来的泽熙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连出了事的著名的德隆系三驾马车,长期持有者也能捡回性命还能保有利润,不能不说中国股市真的很神奇,只要你没被吓破胆,基本上钱都能回来还能不断增值,所以一直咒骂中国股市糟糕吃人的,实在是庸人眼拙,这多年来白白错失持续了二十多年的股市不成熟红利啊!
 
     如果说持有不动,坐收红利是对升斗小民而言的,那自股市开埠以来,阶段性出现的一系列大红利就更是让一些聪慧之人大发特发了,比如早期很多国企股份制改造后的职工股,很多处于偏远地区的国企职工,根本对股份制和自己所持有的职工股毫无概念,也没有等待的耐心,巴不得有人来兜购套现,于是就有人和机构看准这个机会下手,背着麻袋现金到边远地区去收购这些职工股,然后几个月、甚至几年后等待职工股上市套取几倍十几倍的收益;与此相似的还有法人股大王刘益谦,此君是转型发展中的资本市场为数不多的胜者,现在早已把关注重心放到资本市场之外去了,因为让他获得超额收益的政策性红利已经基本灯枯油尽了,所以现在去玩艺术品收藏,做这个,财富保值问题不大,超额利润的难度就不好说了,总之没谁搞收藏能做到世界巨富的,但按部就班的去做公募私募,显然也不是这路人物的兴趣和能力所在;历史上,真的想在资本市场有做为的倒是十年前倒掉的德隆,唐氏兄弟更准确地说是一种迷路,它的做法是混淆了投资和企业运营之间应有的界限,投资运营是不是犯罪,区别就在于是为企业运营而投资,还是为投机获利而运营,这两者差别巨大,但在发展中的市场里时不时的会有交叉和混乱,而且可以相当长时间的持续,德隆就是时而是前者,时而是后者,最后是后者完全占据主流,做为公司行为,肯定不为法律所容,它的倒下,有时代局限性,但也是必然的,这不是正路。
 
     投资的难度来自于对未来的预判上,这是人工智能发展到任何阶段都不可能逾越的,技术分析只是一些规律性的总结,它最终的有效性是极低的,首先投资心理的重要性远大过具体方法,其次任何一种方法,只要允许投资出现亏损,那就一定和长期高收益无缘,所以我常说:大概率上,炒股赚不了钱,投资或可以;而技术分析在投资心理和具体方法上,都是有致命缺陷的,这是一个较大的话题,本文按下不表,在中国过去三十年的资本市场发展过程中,那些获得过超额利润的人和事,都不是技术分析的产物,技术分析的神勇只是因为商业性策略的需要,非凡不是来自对未来的准确预判,而基本上都是来自对政策与发展红利的把握,比如对劣质企业重组的必然性的深刻认识,继而大胆全力投入;或者对一些过渡性制度的利用,比如涨跌停板制度等。
 
      某种程度上,曾经的基金一哥王先生,和近日身陷囹圄的徐翔,部分影像是重叠的,王先生的位置,便于他获得准确的信息,这个信息,定义为内幕消息,他就可能会有问题,定义为消息汇总,然后综合分析,抽丝剥茧,提早布局,那就是神勇;不管是哪一个,或者有时候模模糊糊,反正和成熟经典的投资要义关联度不大,这是典型的发展中红利,是制度变迁的溢价,王先生终究还是优秀的,因为他既能看到机会,也知道急流勇退,有些东西的时效性是很强的,今天是英雄,过了这个点,很可能就要变质了。
 
     少年徐翔当然也是极聪明的,因为他敏锐的发现了市场制度上的现金兑换区,知道如何拿捏这个分寸能挤出牛奶来,并因此做出名气,这个名气对他把握这个分寸加分不少,这极不简单;对庙堂之上者而言,有人或某个团队发现并有一定能力操控这个制度缺陷并不是很要紧的事,而且似乎有时还有活跃市场之效,所以,从宁波敢死队到徐翔,一直以来都基本安全,毕竟是个人行为,或者是不够正式的团队,游走在边界线上也就那样了,但是从徐翔变到泽熙,性质就不同了,私募是未来重要的发展方向,规范和理念是不能在发展之初就含糊的,还是那句话,投资运营是不是犯罪,区别就在于是为企业运营而投资,还是为投机获利而运营,这两者的最终分界线在于是企业成功了带动投资,还是投机成功了而企业基本失败了,所谓谬之毫厘,失之千里;在泽熙的徐翔无疑是很刻苦努力的,但是大框架上的根本概念上没理清思路,所有的努力就是为通向监狱之路铺砖头了,所有的逻辑不过是我运作你,你配合发消息,然后一二三四,二二三四,再来一次罢了;如果这是合法合理的路径,并得到默许甚至鼓励,那很快会有成百上千个比徐翔更为刻苦努力的王翔李翔领导的泽南泽北出现,市场要被错误的理念引导去何方?
 
     走过初级阶段的中国资本市场正在走向成熟是肯定的,变迁的红利越来越少了,我在今年史无前例的大股灾时曾写过这是中国股市的成人礼,许多人和事,都是要为之付出代价的,现在就正处在付代价的过程中,不论怎样,注册制一定会成为正统,上市不再是一个稀缺的、可以有寻租空间的事情,上市的制度化和市场化运作,必然倒逼市场实行真正的优胜劣汰,退市制度也会逐渐建立,渐渐的,投资者的好时代是到来还是远去,对中国还真是一个非常复杂的话题,只要死守就有钱赚的好事一去不复返,投资难度大增是肯定的,市场越成熟,投资难度和复杂性越高,但是这一切利好企业发展,只有企业发展好,才是所有财富中最重要的那个首位数,后面有多少个零,那是方法问题了,把立论做好,是资本市场建设的重中之重。


0 支持(0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